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南安旅游 > 下设单位 > 正文

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南安市委原书记骆国清悔过书

发布日期:2016-11-16 下午 10:57:45 浏览:91

核心提示昨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南安市委原书记骆国清悔过书。

在悔过书中,骆国清写道:“2013年7月21日晚,当我踏进审查室那一刻,真是天崩地裂,整个人都彻底崩溃了,泪流满面,悲痛欲绝……悔恨交加。”事发之时,他指使其司机驱车在泉州后渚大桥以100多公里时速逃窜,最终被拦截带走。

南安市委原书记骆国清

在接受审查的日子里,骆国清终日以泪洗面,短时间内交代出其任职期间收受多名企业主1300多万元钱款的事实。2013年12月,骆国清被开除党籍,取消退休待遇。2015年1月9日,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骆国清有期徒刑15年,没收犯罪所得。

向组织交代完一切,骆国清一身轻松。“组织上对我的查处,是正确的,应该的。要不然在我的晚年生活中,直到我生命终结前,我将是恐慌的,不得安宁的,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。”

为光宗耀祖出人头地而回乡

1973年,21岁的骆国清刚一入伍,就立三等功并入党。从军24载,他成长为副师职领导干部。

当时,他转业后决定回泉州老家。“闽南人常说,回家可以光宗耀祖、出人头地,任一官半职能为家人和朋友办一些事。”这成为骆国清心头挥之不去的情结。

如愿回到家乡的骆国清受到重用,历经多岗位多职务锻炼。2005年,他被任命为南安市委书记。当时,骆国清怀着干事创业的激情,提出招商引资创业工程,在较短时间内使南安市财政总收入排名全省第二。这本得益于全体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,可骆国清却认为,取得这样的成绩全靠他这个“一把手”,因此,“走到哪里都到处显耀自己的能量和作用”。

骆国清躺在功劳簿上,逐渐滋生出享乐和拜金思想。而由于年龄等原因,骆国清认为自己“再往上升可能性很小”。是该一如既往地干好工作,还是多考虑晚年生活,骆国清徘徊不定。

当时,他常被邀请参加南安或泉州同乡会等活动,经常到外地参观考察,享受高标准接待,让他“顿时觉得飘飘然忘乎所以,身价好像高很多,本来虚荣心就比较重,(听到恭维话后)感到很中听、很舒服”。

他在南安的公务接待和私人宴请繁多,接待标准一年高过一年。平时参加企业的公益慈善事业、各种救灾活动,骆国清认为这是给企业家个人捧场、给他们面子,要让企业老板感谢他、赞扬他。他在悔过书中写道:“这是多么幼稚、多么可笑。”

第一次破纪“彻夜难眠”

“我反思第一次收钱时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,(内心)斗争十分激烈,那时确实非常害怕。”当时,一名企业老板来到骆国清家,聊了半个多小时后,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包钱塞给骆国清。双方在客厅里推来推去,折腾了五六分钟。

“我知道你是军人出身,爽快耿直,但你不要做不食人间烟火的正人君子,这样将来你在这里连一个朋友都没有。”“好吧,这算是向你借的,下不为例。”

据骆国清回忆,当晚他彻夜难眠。“结果我听了老板的谗言,有了第一次必然就会有第二次,接二连三收了别人的钱,走向了犯罪的不归路。”

起初,大部分行贿者抱着投石问路的心态,以曾经的战友、朋友的名义,逢年过节送点小礼品、小红包示好。骆国清没当回事,认为这是“经济活跃地区的潜规则”。当行贿者发现他并非不食人间烟火,就利用一切机会送钱送物。

南安本为侨乡,一些企业老板在香港、澳门等地谋事创业,每逢年节才回乡省亲。骆国清就任南安市委书记后,也经常带队去港澳等地。一到目的地,骆国清除了正常的走访、会议之外,就呆在下榻的酒店中“开门迎客”。

骆国清回忆,当时人来了一批又一批,酒店房间内堆满礼物和“茶水费”。客人走后,他都不记得哪个礼物是谁送的了。送礼的人往往会在礼品袋内放上个人名片,以便领导“审阅”。

为了体现“关心”,每年初一到十五,骆国清马不停蹄,走访于各乡镇回乡省亲者家中,换来的又是一捆捆钞票。

他在用地审批、项目开发、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牟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。

一次,骆国清接到关于一个违规开发项目的通报,却没有派人调查处理,原因就是他收了老板的钱。南安商人吴某,为求得骆国清的支持帮助,取得某旧城改造项目,先后7次送给骆国清180万元人民币、100万元港币。

弟妹等只把他

视作“摇钱树”

骆国清的弟弟长期打着骆国清的招牌,在南安地界承揽电杆广告牌项目。有一次,骆国清的弟弟得知某企业新投资了一个房地产项目,就直接打电话给企业老板,直言:“我是小骆,你的新房广告给我做!”该房地产老板不明所以,就问:“你是哪个小骆?”骆国清的弟弟立即怒气冲冠,叫嚣道:“我是小骆你都不知道,你还要不要在南安混了!”

有一次,南安商人吕某想拿下一块11亩多的工业用地盖厂房,奈何“朝中无人”,后来通过某副镇长从中撮合,认识了骆国清的妹妹。骆国清妹妹开口便是100万元。骆国清办妥此事,吕某将100万元如数奉上,骆国清让妹妹代为保管。

然而,“人走茶凉”的不单是一些曾被骆国清视为“兄弟朋友”的行贿者,更让纪律审查人员扼腕叹息的是,由于骆国清对弟弟妹妹的长期纵容,其弟妹只把他视作“摇钱树”,“关键时刻”竟毫无手足之情。

当纪律审查人员让骆国清的妹妹退出这100万元贿金时,其妹撒泼抵赖,大叫着说:“你们把我关起来吧,骆国清的事和我没关系,我没钱!”在退赃期间,骆国清的各位兄弟姐妹个个回避退钱之事。

骆国清被羁押于福建省第二看守所后,监管干警告诉调查人员,他时常“一日三哭”。骆国清所哭的不仅是面对法律惩罚时的恐惧,更是对那些兄弟姐妹的失望与心冷。

从“一线选贤”变质为“金钱开道”

选人用人历来社会关注度高,影响面广。骆国清在悔过书里写道:“我到南安后,提出要在经济发展一线、项目建设一线、矛盾调处一线选拔干部。刚开始确实是这样做的,当时干部群众反映较好……但后来丧失党性、违背了组织原则,在干部任用事项上听从各方打招呼。”骆国清说的各方打招呼的人,就是他所谓的一些朋友。

南安人洪某,应骆国清的邀请回乡置业,双方熟络之后,洪某向骆国清提出帮助他的一个兄弟、南安市公安局某领导提拔一下,酬劳100万元。骆国清见“兄弟”开口,本着“兄弟的兄弟就是自己兄弟”的认识,欣然应允,在短时间内落实此事。

骆国清在南安任职的这些年间,经过经商的“兄弟朋友”推荐,以钱开路而得到提拔的大小干部就有十数人之多。

在骆国清案发后的一段时期内,南安相继出现多起窝串案,骆国清难辞其咎。

骆国清在这些别有用心的“朋友兄弟”的金钱攻势下,在所谓“哥们义气”的口蜜腹剑下,用手中的权力为他人牟取私利,失去了最起码的公平正义,也失去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最基本的操守,换来的只能是无尽的悔恨和泪水。(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)

《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南安市委原书记骆国清悔过书》相关参考资料:
南安行政区划代码 、中央纪委监察部、中央纪委监察部网页、中央纪委监察部部长、中央纪委监察部独立、中纪委监察部、中纪委监察部举报、中纪委监察部反腐、监察部 纪委、贵州省纪委监察部

最新下设单位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